意在南风

这儿小透明写手,不定期更新。

时间之外的往事

3
我自认我这一生见过了大风大浪,所以对于怪事也足够可以从容坦荡。
但这次的时间倒退....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的感受了,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前经历的都像是吃饭睡觉打豆豆的生活一样平凡的不行。
于是第一次倒转的下午,我在沙发上想了一下午的人生。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一样。
晚上的时候,我准备通宵了。我想看看是什么时候跳转的,跳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停止,又或者.....跳转停止了,一夜无事。
世界的突然变化让人们猝不及防,最不可更改的时间突然之间变得模糊,每个人都在惶恐,整个社会弥漫着不安。
这一夜我想了很久。我突然发现很多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清晰,我所经历的,我所承受的,我所怀疑的,我所猜测的,都像是蒙着一层灰尘。
世事一场大梦。
当然。其实写到这里,遣词很久也没能提到我最应该写到的人,是的,张起灵。
按理说他是应该在遥远的长白山里面看门,然后过着和时光跳转没多大区别的单调生活。
然后我们在时间两端,重复各自的生活不再相见。
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4
跳转果然还在继续。
我看了看手机上小常的未接来电和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信息内容只有四个字“不要出门”。
我拨通了未接来电,但是往常不会让我多等一秒的小伙计并没有很快接起来,直到“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的声音响起我才挂断了电话。
换一个人,打不通。再换一个,还是打不通。
我直觉告诉我,出事儿了。我顾不上想那条让我不要出去的短信是谁发的,匆匆拿了外衣出门。
路上种种见闻不必赘述,大家都是过来人。
当我一路风尘地赶到那里的时候,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排尸体,其中就有我的小伙计。尚且还活着的人,正清点着损失收拾着现场,好像没有人准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喂,不是吧,我现在在道上也是数一数二惹不起的啊,你们这么不给面子的?
我清清嗓子示意自己的存在。
刘力跑了过来,说,“小佛爷,那个不是给您发了短信说不要出门了吗?”
我问他,“你发的?”
他迟疑了。
我持续施压,“那是谁发的?”
“我。”
啊,是的,张起灵大爷果然是不甘寂寞地从长白山溜了。
“你刑满释放了?”我问他。
“不需要了,门里的东西......坏了。”他似乎是思考了很久才说出坏了这两个字,可能那种状态是很难以言说的吧....不过这是不是说,这个时间倒转,和门有关。
————————————————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好的欢迎收看如何进行ooc创作第二期!

时间之外的往事(科幻架空)

楔子
你相信时间会停滞么?不信对吧,我也不信。那些说着时间仿佛停滞了的句子也不过是为了抒情胡诌出来罢了。作为一个当年的理科高材生,我所得到的一切有关于物理的知识都告诉了我这是不可能的。
直到公元2015年。
事实上我们现在已经不叫公元纪年了,我们这些人,或许也可以称为新人类,又换了一个名字,我们管这个时代叫做虚无时代。用的便是虚无纪年。其实纪年方法没有变化,只是我们都觉得要有点新东西来证明我们和从前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吧,在这个名字出现之前的很多年,我们陆续叫过黄金时代混乱时代堕落时代重启时代等等很多个名字。直到现在尘埃落定。
是的。现在是虚无纪年第三年第二个月份的第二个日子。
我是吴邪。
就由我来给你们讲述这些时间之外的往事。
1
【公元2015年2月2日】
我照常起得很早,吃过早饭之后去视察我一个个的盘口。近来我很少去掺合道上的一些事,一来是疯了那么久也累了,二来......那个人也快要从门里出来了。
我并没有意识到世界是怎样的暗潮涌动,但当我走到街上,我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诡谲感。大面积的汽车连环追尾,这可能已经是最轻的车祸了,我不知道路上看到了多少个血肉模糊的肉块......
经历了那么多怪力乱神的事情,我已经不能坚定地说自己是个跟党走的马克思唯物主义坚定的拥护者了。干这一行,最好是有点信仰。好吧扯远了。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门里的东西出事儿了。
至于门里的人....好吧其实我真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第一个先想到了人,我这些年的猜忌怀疑一瞬间集中在他身上,那一瞬间,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活得太久了滋生出反社会人格于是要毁灭世界的老疯子。
根据路况我作出了回家的决定,我给小常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情况,电话接通之后,他的声音充满恐惧,声音颤抖,他说,小...小佛爷...你知不知道,我们的时间...倒退了一天....?
2
“倒退?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确定你睡醒了?还是你被谁下了什么——”我的话还没有问完就被打断了。
小常说:“是真的啊!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我...我昨天晚上回家,可我今天早上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店里坐着....我是前天值的确夜班...我应该是昨天早上在这儿的.....”
他说得很混乱,但这段话我记了很久,是这段话让我最开始知道这个世界变的不同的。
我被他说的内心发毛,但说实话我吴小佛爷虽然后来就是个盗墓贼黑帮,但我之前好歹也是正经名牌大学毕业的理科高材生。虽然专业不是物理但是我也同样知道时间后退是怎样一个恐怖的事情。它几乎推翻了我们的物理体系,更推翻了我们的社会伦理体系。我们最不能够接受的就是我们接受了几年前的东西忽然间不是那么真实可靠了。
我说:“你说的再具体点。”
随后他就开始帮我补充我早上错过的一切。记者采访过一个司机为什么会这么大规模撞车,那个司机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应该是睡在家里可我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车上,脚还踩着油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样的事不是只有这里发生,全国...甚至全球都出现了这样大面积的车祸。
我立刻打开电视,每个台的新闻都在播报这件事。但谁也说不出为什么。倒是有个台请出了一个专家,说是什么物理学家挺厉害的,他说这只是粒子对撞实验产生的一种副作用还是什么什么的,扯了一大通,云里雾里倒是挺唬人的...但随后我从网上看到了有人揭露他就是个国内研究物理的学者,这已经算抬举了。别说名牌大学了,高中都没上完。
事情就是这样的开始,一个混乱的早上,我被告知,我们的时间倒退了一天而且不知道还会不会再退。
如果时间一直把我们拉回原点,我们的存在...真的还有意义吗?
—————————————————
借了《土拨鼠日》和《时间之墟》的梗,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加个副题目叫做如何花式ooc......这个接的是盗墓笔记八,因为我至今还没看过沙海什么的......按理说是个科幻题材,但我毕竟是个文科生......硬科幻什么的不存在的。是个长篇,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但是不知道会拖多久了x

平遥真的超好看的qwq然而手机像素并没有很给力,至于构图.....不存在的.....

画情【叶黄cp向】

【画家叶×模特黄】(小学生文笔,各种ooc)


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黄少天成为千万富翁的美梦。

他没什么好气儿地接起电话,“喂,我说你大晚上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打断了他,“哎,我缺个模特,你现在过来一下吧。”完全没有寒暄,更没有询问的语气,根本就是个通知。

对于这个要求。黄少天果断挂掉了电话。黄少天有点抓狂,看了看天花板,妈的,谁会三更半夜过去给你当模特啊。听上去都怪怪的,我这么帅万一把我给办了怎么办啊。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于是,他头一歪,倒在床上,睡了。

叶修前几年是画坛炙手可热的新人画家。他什么画都会一点,油画国画什么的似乎都是信手拈来。画画全凭心情。高兴时画出来的令诸多大家都赞不绝口,不高兴时随手涂鸦的一幅画倒也和孩童的作品别无二致,哦兴许有的孩子画的比他还要好。

总之他这个人,在画坛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前途无量之时,他出柜了。负面言论充斥了叶修的全部生活,但是他毫不在乎,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他总是说,别人的喜欢还是讨厌和我没什么关系,不痛不痒。

说来也怪,无论他这个人被诋毁成什么样,他的画却依然很受欢迎。所以他这些年虽然被骂的很惨,但生活上也没有什么实质性打击。大家对有才华的人总是有诸多宽容,无论是什么途径。

黄少天还在睡,表上的指针已经缓缓移动到了和昨晚那通电话打来时一样的位置,像是被算准了一样,电话铃再次响起。

黄少天对于被二度吵醒这件事颇有一些烦躁,他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你半夜三更打电话不让人睡觉你大早上也要打电话扰人清梦,有没有公德心啊你!”

那边似乎是笑了笑,“一日之计在于晨啊少天大大,快点过来,我缺个模特。而且,不是我说啊,这都几点了还大早上。”

暗自问候了一下叶修的大爷以后,虽然还是有些不爽,但是看了看时间,这次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了。经过一番洗漱换装,黄少天终于踏上了通往叶修家里的不归路。

在黄少天第四次敲门依然没有回音之后,黄少天毅然决然地抬起了脚准备踹门而入,看看叶修这厮是不是死了。就在他已经抬起脚来的时候,门开了。

叶修嘴里叼着烟,身上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大裤衩,一件满是油彩的上衣。一眼就能让人知道他是个搞艺术的。而且还是个不修边幅的搞艺术的。黄少天也愣住了,虽说不是没来过叶修的家里也不是没看过他穿常服,但是……这身打扮还真是从未见过。每次虽然穿的没有多么正式但起码也是干干净净的。

叶修家是一栋独栋别墅,纯粹图个清净。放眼望去,家里那叫一个杂乱,客厅里的桌子上摆着不下十桶泡面,黄少天扫了一眼好家伙,还不带重样的。画稿在地上散着,几乎没什么下脚的地方。

进了画室,叶修招呼他,“找地儿坐下吧,随便摆个什么动作。”

黄少天看了一圈,找了个尚未沦陷的地方,随手拽过来一把凳子,坐下了。

叶修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其实他在想我明明已经收拾了一下啊。

拿起笔开始慢慢的画,叶修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骼分明。叶修描画着,描画着眼前这个俊美的模特,即使这个模特一脸不情愿,而且明显已经神游了。

叶修倒也不是很在意,画笔之下很诚实地袒露着黄少天的心不在焉。叶修对模特一向没那么多要求,他就觉得,哪怕模特一脸嫌恶,那也是最真实的,一个好的画家是可以准确的拿捏到那一个点的。所以要求少这一点也是他从来不缺模特的原因。

不过黄少天近来独得恩宠,几乎成了叶修的绑定模特。其实不少人都眼馋这个机会,叶修长相可以算是好看,身家也摆在那里,要说没人想跟他,那也实在说不过去。一开始他刚出名的时候,不少美女挤破了脑袋都想给他当个模特,不管裸不裸。但那时候叶修便总是垂青那些男模特。出柜之后更是有些肆无忌惮地只画男人了。

他曾说,我同样欣赏女人身体曲线的美,但是没办法嘛我性取向在这儿摆着呢。有的选我肯定画男人啊,这种福利干嘛不要。

黄少天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叶修是看上自己了,但每次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都忍不住一阵恶寒。他是有点喜欢叶修的,他承认。但是在那之前,他一直是个直男。直到没朋友的那种。他还有过两任女朋友。所以他确信自己是个直男,但是,对着一个汉子心跳加速总不可能是没感觉的表现。所以姑且算这也是他深夜不来的原因之一吧,他怕叶修没啥想法反倒自己忍不住扒了叶修,那就很尴尬了。

叶修还在涂涂抹抹,黄少天则是很安静地坐着,和他平时聒噪的话唠形象相差甚远。叶修觉得这样的黄少天好看极了,像是在很认真地想着什么事情但是又有些游离的样子让他分外着迷。是的,叶修也喜欢黄少天。但他跟黄少天不同,他很确定这一点。他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黄少天的态度。

他知道黄少天是直男,所以他也明白在一起的可能性也许不会很大,要是真跟他挑明了的话,朋友都做不成的几率倒是大的很。

在画上画下最后一笔之后,叶修看起来很满意地笑了一下,说“少天要不要来看看?”黄少天站起来,尽力避开地上的纸张,走到叶修跟前。他看到画上的自己,觉得叶修确实画的很好,就连自己神游的那种神态都被刻画了下来。就在黄少天还在心里默默赞叹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我有个朋友,他也是画画的,他喜欢猫,所以他画了很多幅关于猫的作品。”

黄少天不太能get到叶修想要说些什么,便随口问了一句,“哦。那你呢?你的画里都是什么?”

叶修指了指面前刚完成的那幅画,“都是你啊。”

黄少天有一点茫然,他的内心是这样的——他画的都是我,嗯对啊我确实跟他合作了很多次,然后他说那个人喜欢猫所以画了很多猫的画,所以反推回去,那叶修画了很多幅我所以叶修喜欢我。哦,叶修喜欢我,等等……叶修喜欢我?!

黄少天看向叶修,发现叶修向来云淡风轻的表情突然被一种紧张替换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在他眼里,叶修几乎是无所畏惧的,紧张这种情绪更是不会出现在他脸上。

叶修的手有些凉,心里更是不住地打鼓,他心说希望这个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段子给力点帮我撩到少天大大啊。

叶修觉得自己简直是在等待神的宣判一样煎熬,身下的椅子像是长了刺一样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黄少天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按这个逻辑走,你喜欢我?”

“按什么逻辑走我都喜欢你。”

“……”

“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嗯……或者说,试一试?”叶修的一颗心跳动的有点像心脏病犯了的老大爷那样疯狂。

“你要是不愿意也没事儿。是吧。看你意愿了。”

黄少天一直在感慨这都是什么鬼的剧情发展啊,我还没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他啊苍天啊大地啊你玩我呢吧我靠我到底要不要答应要不要答应啊我好方谁来救救我!

当然没人来救他,他也知道一直沉默下去并不好,于他于己都是一种折磨。他的心里还在不断地咆哮,但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了,他确实是喜欢叶修的。当他听到叶修说在一起的时候,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叫嚣着让他答应。

“啊……嗯,好啊。在一起吧。”黄少天其实还想再来段什么真情告白来着,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太矫情,所以他还是只说了最有用的一句话。

叶修听到黄少天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觉得自己真的是要上天的感觉了,对,上天。

然后,还要什么然后啊,拉灯了拉灯了x


码一个梗

末世梗,科幻解密,有部分借梗《时间之墟》

基本世界概念:有一天,时间突然倒转回了昨天,从此日复一日重复倒转的过程。人们每天都被困在同一个地方。异地的亲人和情侣无法团聚,只能短暂相见。身患疾病的人永远救治不好,濒死的人永远痛苦却无法死亡。这样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不停的把玩具火车放到起点,上帝也不停地把我们拉回昨天。

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天,人们无法在自己的生命中再增加任何一天,也无法减少一天。孩子永远是孩子,而老人永远是老人。

目前想到的:1、张起灵在长白山睡了几次,每次都会持续很长时间,当然也只有这样才能在荒凉的地方生存下去。他每次醒过来总会觉得自己的头脑里多了一些片段,但自己明明没有这些记忆。所以他觉得自己又失忆了。这是他在重拾记忆。但其实他是一个超忆者。长时间的睡眠让他有时间去消化这些记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可以看到未来的。

2、当然啦不用说也知道时间倒转和青铜门所谓的终极有关。

3、还有一个一直想写的梗……对……就是当时间不停跳转的时候,人们都会越来越无聊,越来越想要寻求刺激来给这无谓的生命一点亮色。所以职员杀死上级,学生杀死老师。冲突不断,可对于人们的影响却越来越弱。杀人这种原应该罪不可赦的事情,竟也逐渐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所以人们越来越淡漠。即使在街上强奸妇女,或许也没有人会因此而多看一眼。

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吴邪和张起灵也开始放纵……开始沉沦……在一个永远没有明天的世界,爱活不下来,只有性。


太美了QwQ

A舍长:

时之歌-2016

新年好!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咫尺相思

【伞修】【强行伞哥灵魂出场】

5:20【伞】

已经是早晨了,可是叶修依然坐在电脑前打荣耀,从他手边的烟灰缸里有一堆烟头不难看出,他彻夜未眠。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苏沐秋想着,他还记得吗。

5:26【修】

看着QQ里的好友列表,那个灰色的头像已经多少年没有亮起过了。

今天是他生日啊。

叶修想着点开了对话框,其实从来也不是多么煽情的人,但是在这个日子,也就尝试做一些曾经没做过的事吧。

修长的手指敲下一行字,“沐秋,生日快乐。”

5:32【伞】

看到屏幕里的那行字,沐秋笑了笑,原来你还记得。

下一秒,沐秋愣住了,他看到叶修又发送了一行字,“我爱你”。

5:40【修】

发送出去的瞬间觉得自己真是矫情的可以。但是,如果早一些说出这句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他还记得,那天和沐秋吵了两句,沐秋负气地跑出去却没有看到一辆失控的车……

心里忽然觉得很酸涩,眼角有些湿润。

5:43【伞】

沉浸在回忆里,有些不安地看着叶修落泪。

他知道叶修这些年一定很自责,对自己很愧疚。他刚走那会儿,他常常会在晚上看到叶修抽烟,眼角还是红红的,但是啊,那时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去帮他拭去眼角的泪了。

也是自己没有福气吧,不是那个能够陪他走到最后的人。

5:45【修】

擦了擦眼角,把游戏退掉了,关掉了电脑。

点燃一根烟,忍住不去想从前。

既然已经说了很矫情的我爱你,那就干脆矫情到底。

他双臂弯出一个弧度,像是拥抱。

5:46【伞】

沐秋看着叶修有些尴尬的动作,很不厚道地笑了。随后投入了他的怀抱,用自己并不存在的双臂环绕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阿修,我会一直在。

5:48【修】

不知道怎么,突然听到了沐秋的声音,他说一直在。

心很不争气地疼起来。

这年头,幻听都这么伤感情。

5:50【伞】

天亮了。

该走了。

最后在叶修身旁留恋地转了几圈,就消失了。

12:39【修】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看着明明关掉的电脑现在却亮了起来。

“我也爱你”。屏幕上的字明晃晃地有些刺眼。

沐秋……因为你,我愿意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的存在。


灰色的墙面,蓝色的天空,斑驳的影子在墙上肆意地攀爬,构架出一个美好的世界。这让我相信,生活是美丽的。亲爱的生活。

梦醒时分

【喻魏】【大概有点崩】

“叮铃铃——”一阵刺耳的闹铃声把还在床上的喻文州吵醒了,他揉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关掉了闹钟,看了看窗外的天,阳光明朗,蓝天缀着白云,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喻文州,二十岁,上海交大的学生。平日里一副乖学生的外表,待人接物十分温和。但这样优秀的他却有着一个没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他有一个男朋友。


他穿好衣服出了家门,今天约好了魏琛在公园见面,可不能迟到啊。想到这儿,嘴角不禁微微翘起来。


魏琛,二十二岁,现在大概算是无业游民,偶尔帮人看看店来换点微薄的报酬。他没有考上大学,从高中就辍了学,开始为生计奔 波。嗯,他就是喻文州的恋人。


喻文州到公园以后发现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便找了个长椅坐下。看岸边柳绿花红,水光潋滟。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喂?老魏你在哪儿?”


“我在河边的长椅上,你过来找我吧。”


“嗯,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喻文州的眉眼之间不经意又带出几分温柔。看着跑跳嬉闹的孩子们,看着那些锻炼的老人,幻想着他们未来的幸福生活。


“文州!”魏琛小跑着到了喻文州面前。


“老魏,怎么跑的这么着急。”


“哈,还不是怕你等急嘛。”


“嗯,不急。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么?”


“哟,我没事还不能约你出来走走?”


“老魏,你这人藏不住事的。说吧。”


“文州,我——”魏琛的神色突然变得有点古怪,“我不想跟你处了!”


“为什么?”明明前几天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分手,这是在考验我什么?


“我——我妈以命相逼,说我如果选择你,她就自杀。我从小没有父爱,母亲一手把我拉扯大,她不容易。我不想因为自己太任性让她在本该幸福的晚年那么痛苦。文州也许你会觉得我懦弱吧,也许你会觉得我对感情不负责任吧。但是——”


“老魏你不用说了,你走吧。我放你自由。”喻文州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若是细看,他的眼眸里盛满的是绝望和悲伤。


“文州,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个伤心,我魏琛就是个粗人,本来就跟你搭不来,现在你能去找个比我好的我也开心。”


我还能到哪里去找一个比你更好的?喻文州心想。但还是说道“老魏你放心吧,我会的。所以你也要幸福啊。”


“嗯,都会幸福的,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就当是做个结束。”


两人吃了顿散伙饭,喻文州回到家以后才把所有情绪流露出来。他的眼泪真的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往下落,他压抑着胸腔里想要吼叫的冲动,这时的他,脆弱的像个孩子。


他忽然间想到给妈妈打个电话,今天好像是她生日啊,“喂,妈,生日快乐。”


“喻文州你跟那个叫魏琛的分手没有!”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异常尖锐。


“分了,今天刚分的。现在你们大家应该都会开心了。”


“文州,这样就好了,改天你回家看看老李家女儿,长得挺俊,而且还特贤惠呐,你啥时候回来啊?”母亲的态度果然因为这个消息转变了。


“妈,我不会回去呢,也许几年后我会的。但现在我不想回去。”


“儿子啊,我跟你爸啊都老了,唯一的愿望啊就是看着你娶了媳妇儿,生个孩子。常回家转转。”


“放心吧妈,我会尽量早一点的。”


“那就行。挂了吧,电话费也不便宜。”


挂上电话,喻文州订了机票,收拾好行李,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出发了。


他在这一段时间里,到了很多地方,看到很多风景。但却还是依然会想起那样一个人。那个一直在记忆里鲜活的人。


第二年,喻文州在家中试图自杀。经人发现后得以抢救回来,他们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封遗书。上面道:爸,妈,我知道自己不孝,没能为你们养老送终,还常常惹你们生气。我爱他,所以愿意放他自由。你们爱不爱我?我想要自由。原谅我最后一次的任性吧。我的葬礼上也不要邀请他,我怕他哭,我会心疼。爸,妈,要照顾好自己。——不孝的儿子


清醒以后,喻文州的记忆似乎被清空了,他看到遗书后以为是自己自杀时留下的后遗症,却并没有想过,这是因为自己的父母拜托医生这样做的。他的父母,宁愿看着他失忆,也不愿看着他继续痛苦。


其实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魏琛来看过一次,刚好和喻文州父母在的时间错开。魏琛坐在床边,自己流泪都没有发觉,只是怔怔地看着喻文州。也许我和你的相遇和相爱都只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他探身吻了一下喻文州的额头,“祝你幸福”。


黄粱一梦

我拥抱空气,就像拥抱你


你浅笑低吟,眼中一片清明


我亲吻玻璃,就像亲吻你


你青丝成白发错过了几个世纪


可是啊


雨滴打湿了我的羽翼,匀散了我的梦境


你在空中摇曳着透明色的身影


渐行渐远,笑意吟吟


你就这样远去


留我写一个未完待续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