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在南风

这儿小透明写手,不定期更新。

#DAY 1#

一直觉得黑白这首歌描述的大概是精神分裂症的故事。一黑一白,性格迥异,后来看了《24个比利》之后对这首歌歌词的感触好像更深刻了一些。每个人格各司其职的感觉大概有点奇异x

画情【叶黄cp向】

【画家叶×模特黄】(小学生文笔,各种ooc)


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黄少天成为千万富翁的美梦。

他没什么好气儿地接起电话,“喂,我说你大晚上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打断了他,“哎,我缺个模特,你现在过来一下吧。”完全没有寒暄,更没有询问的语气,根本就是个通知。

对于这个要求。黄少天果断挂掉了电话。黄少天有点抓狂,看了看天花板,妈的,谁会三更半夜过去给你当模特啊。听上去都怪怪的,我这么帅万一把我给办了怎么办啊。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于是,他头一歪,倒在床上,睡了。

叶修前几年是画坛炙手可热的新人画家。他什么画都会一点,油画国画什么的似乎都是信手拈来。画画全凭心情。高兴时画出来的令诸多大家都赞不绝口,不高兴时随手涂鸦的一幅画倒也和孩童的作品别无二致,哦兴许有的孩子画的比他还要好。

总之他这个人,在画坛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前途无量之时,他出柜了。负面言论充斥了叶修的全部生活,但是他毫不在乎,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他总是说,别人的喜欢还是讨厌和我没什么关系,不痛不痒。

说来也怪,无论他这个人被诋毁成什么样,他的画却依然很受欢迎。所以他这些年虽然被骂的很惨,但生活上也没有什么实质性打击。大家对有才华的人总是有诸多宽容,无论是什么途径。

黄少天还在睡,表上的指针已经缓缓移动到了和昨晚那通电话打来时一样的位置,像是被算准了一样,电话铃再次响起。

黄少天对于被二度吵醒这件事颇有一些烦躁,他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你半夜三更打电话不让人睡觉你大早上也要打电话扰人清梦,有没有公德心啊你!”

那边似乎是笑了笑,“一日之计在于晨啊少天大大,快点过来,我缺个模特。而且,不是我说啊,这都几点了还大早上。”

暗自问候了一下叶修的大爷以后,虽然还是有些不爽,但是看了看时间,这次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了。经过一番洗漱换装,黄少天终于踏上了通往叶修家里的不归路。

在黄少天第四次敲门依然没有回音之后,黄少天毅然决然地抬起了脚准备踹门而入,看看叶修这厮是不是死了。就在他已经抬起脚来的时候,门开了。

叶修嘴里叼着烟,身上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大裤衩,一件满是油彩的上衣。一眼就能让人知道他是个搞艺术的。而且还是个不修边幅的搞艺术的。黄少天也愣住了,虽说不是没来过叶修的家里也不是没看过他穿常服,但是……这身打扮还真是从未见过。每次虽然穿的没有多么正式但起码也是干干净净的。

叶修家是一栋独栋别墅,纯粹图个清净。放眼望去,家里那叫一个杂乱,客厅里的桌子上摆着不下十桶泡面,黄少天扫了一眼好家伙,还不带重样的。画稿在地上散着,几乎没什么下脚的地方。

进了画室,叶修招呼他,“找地儿坐下吧,随便摆个什么动作。”

黄少天看了一圈,找了个尚未沦陷的地方,随手拽过来一把凳子,坐下了。

叶修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其实他在想我明明已经收拾了一下啊。

拿起笔开始慢慢的画,叶修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骼分明。叶修描画着,描画着眼前这个俊美的模特,即使这个模特一脸不情愿,而且明显已经神游了。

叶修倒也不是很在意,画笔之下很诚实地袒露着黄少天的心不在焉。叶修对模特一向没那么多要求,他就觉得,哪怕模特一脸嫌恶,那也是最真实的,一个好的画家是可以准确的拿捏到那一个点的。所以要求少这一点也是他从来不缺模特的原因。

不过黄少天近来独得恩宠,几乎成了叶修的绑定模特。其实不少人都眼馋这个机会,叶修长相可以算是好看,身家也摆在那里,要说没人想跟他,那也实在说不过去。一开始他刚出名的时候,不少美女挤破了脑袋都想给他当个模特,不管裸不裸。但那时候叶修便总是垂青那些男模特。出柜之后更是有些肆无忌惮地只画男人了。

他曾说,我同样欣赏女人身体曲线的美,但是没办法嘛我性取向在这儿摆着呢。有的选我肯定画男人啊,这种福利干嘛不要。

黄少天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叶修是看上自己了,但每次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都忍不住一阵恶寒。他是有点喜欢叶修的,他承认。但是在那之前,他一直是个直男。直到没朋友的那种。他还有过两任女朋友。所以他确信自己是个直男,但是,对着一个汉子心跳加速总不可能是没感觉的表现。所以姑且算这也是他深夜不来的原因之一吧,他怕叶修没啥想法反倒自己忍不住扒了叶修,那就很尴尬了。

叶修还在涂涂抹抹,黄少天则是很安静地坐着,和他平时聒噪的话唠形象相差甚远。叶修觉得这样的黄少天好看极了,像是在很认真地想着什么事情但是又有些游离的样子让他分外着迷。是的,叶修也喜欢黄少天。但他跟黄少天不同,他很确定这一点。他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黄少天的态度。

他知道黄少天是直男,所以他也明白在一起的可能性也许不会很大,要是真跟他挑明了的话,朋友都做不成的几率倒是大的很。

在画上画下最后一笔之后,叶修看起来很满意地笑了一下,说“少天要不要来看看?”黄少天站起来,尽力避开地上的纸张,走到叶修跟前。他看到画上的自己,觉得叶修确实画的很好,就连自己神游的那种神态都被刻画了下来。就在黄少天还在心里默默赞叹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我有个朋友,他也是画画的,他喜欢猫,所以他画了很多幅关于猫的作品。”

黄少天不太能get到叶修想要说些什么,便随口问了一句,“哦。那你呢?你的画里都是什么?”

叶修指了指面前刚完成的那幅画,“都是你啊。”

黄少天有一点茫然,他的内心是这样的——他画的都是我,嗯对啊我确实跟他合作了很多次,然后他说那个人喜欢猫所以画了很多猫的画,所以反推回去,那叶修画了很多幅我所以叶修喜欢我。哦,叶修喜欢我,等等……叶修喜欢我?!

黄少天看向叶修,发现叶修向来云淡风轻的表情突然被一种紧张替换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在他眼里,叶修几乎是无所畏惧的,紧张这种情绪更是不会出现在他脸上。

叶修的手有些凉,心里更是不住地打鼓,他心说希望这个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段子给力点帮我撩到少天大大啊。

叶修觉得自己简直是在等待神的宣判一样煎熬,身下的椅子像是长了刺一样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黄少天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按这个逻辑走,你喜欢我?”

“按什么逻辑走我都喜欢你。”

“……”

“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嗯……或者说,试一试?”叶修的一颗心跳动的有点像心脏病犯了的老大爷那样疯狂。

“你要是不愿意也没事儿。是吧。看你意愿了。”

黄少天一直在感慨这都是什么鬼的剧情发展啊,我还没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他啊苍天啊大地啊你玩我呢吧我靠我到底要不要答应要不要答应啊我好方谁来救救我!

当然没人来救他,他也知道一直沉默下去并不好,于他于己都是一种折磨。他的心里还在不断地咆哮,但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了,他确实是喜欢叶修的。当他听到叶修说在一起的时候,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叫嚣着让他答应。

“啊……嗯,好啊。在一起吧。”黄少天其实还想再来段什么真情告白来着,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太矫情,所以他还是只说了最有用的一句话。

叶修听到黄少天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觉得自己真的是要上天的感觉了,对,上天。

然后,还要什么然后啊,拉灯了拉灯了x


码一个梗

末世梗,科幻解密,有部分借梗《时间之墟》

基本世界概念:有一天,时间突然倒转回了昨天,从此日复一日重复倒转的过程。人们每天都被困在同一个地方。异地的亲人和情侣无法团聚,只能短暂相见。身患疾病的人永远救治不好,濒死的人永远痛苦却无法死亡。这样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不停的把玩具火车放到起点,上帝也不停地把我们拉回昨天。

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天,人们无法在自己的生命中再增加任何一天,也无法减少一天。孩子永远是孩子,而老人永远是老人。

目前想到的:1、张起灵在长白山睡了几次,每次都会持续很长时间,当然也只有这样才能在荒凉的地方生存下去。他每次醒过来总会觉得自己的头脑里多了一些片段,但自己明明没有这些记忆。所以他觉得自己又失忆了。这是他在重拾记忆。但其实他是一个超忆者。长时间的睡眠让他有时间去消化这些记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可以看到未来的。

2、当然啦不用说也知道时间倒转和青铜门所谓的终极有关。

3、还有一个一直想写的梗……对……就是当时间不停跳转的时候,人们都会越来越无聊,越来越想要寻求刺激来给这无谓的生命一点亮色。所以职员杀死上级,学生杀死老师。冲突不断,可对于人们的影响却越来越弱。杀人这种原应该罪不可赦的事情,竟也逐渐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所以人们越来越淡漠。即使在街上强奸妇女,或许也没有人会因此而多看一眼。

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吴邪和张起灵也开始放纵……开始沉沦……在一个永远没有明天的世界,爱活不下来,只有性。


太美了QwQ

A舍长:

时之歌-2016

新年好!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咫尺相思

【伞修】【强行伞哥灵魂出场】

5:20【伞】

已经是早晨了,可是叶修依然坐在电脑前打荣耀,从他手边的烟灰缸里有一堆烟头不难看出,他彻夜未眠。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苏沐秋想着,他还记得吗。

5:26【修】

看着QQ里的好友列表,那个灰色的头像已经多少年没有亮起过了。

今天是他生日啊。

叶修想着点开了对话框,其实从来也不是多么煽情的人,但是在这个日子,也就尝试做一些曾经没做过的事吧。

修长的手指敲下一行字,“沐秋,生日快乐。”

5:32【伞】

看到屏幕里的那行字,沐秋笑了笑,原来你还记得。

下一秒,沐秋愣住了,他看到叶修又发送了一行字,“我爱你”。

5:40【修】

发送出去的瞬间觉得自己真是矫情的可以。但是,如果早一些说出这句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他还记得,那天和沐秋吵了两句,沐秋负气地跑出去却没有看到一辆失控的车……

心里忽然觉得很酸涩,眼角有些湿润。

5:43【伞】

沉浸在回忆里,有些不安地看着叶修落泪。

他知道叶修这些年一定很自责,对自己很愧疚。他刚走那会儿,他常常会在晚上看到叶修抽烟,眼角还是红红的,但是啊,那时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去帮他拭去眼角的泪了。

也是自己没有福气吧,不是那个能够陪他走到最后的人。

5:45【修】

擦了擦眼角,把游戏退掉了,关掉了电脑。

点燃一根烟,忍住不去想从前。

既然已经说了很矫情的我爱你,那就干脆矫情到底。

他双臂弯出一个弧度,像是拥抱。

5:46【伞】

沐秋看着叶修有些尴尬的动作,很不厚道地笑了。随后投入了他的怀抱,用自己并不存在的双臂环绕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阿修,我会一直在。

5:48【修】

不知道怎么,突然听到了沐秋的声音,他说一直在。

心很不争气地疼起来。

这年头,幻听都这么伤感情。

5:50【伞】

天亮了。

该走了。

最后在叶修身旁留恋地转了几圈,就消失了。

12:39【修】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看着明明关掉的电脑现在却亮了起来。

“我也爱你”。屏幕上的字明晃晃地有些刺眼。

沐秋……因为你,我愿意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的存在。


灰色的墙面,蓝色的天空,斑驳的影子在墙上肆意地攀爬,构架出一个美好的世界。这让我相信,生活是美丽的。亲爱的生活。

末世【科幻伪解谜/接盗八】

04

凝重的气氛在整间屋子里蔓延着,仿佛两个人上一秒讨论的不过是什么极端组织又在哪里交火,哪两国又有了矛盾,哪里又发生了地震我祈愿世界和平这类的东西。可惜,他们所触及的话题,并不那么严肃。

“你生气了?”张起灵无非是想看看说出来吴邪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吴邪表现得这么抗拒。

“没。就是觉得,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太科学。”吴邪挠了挠头,依然尴尬地说着。

“哦。”张起灵也没打算着解释些什么,只是应了一声,就立刻进入到了每日任务——和天花板进行友好交流。

吴邪的电话突然响了,“喂,王盟,怎么了?”

“老板,有一帮人来咱们店里又砸又抢,我……”

“操!怎么回事?是谁?”

“好像,是你三叔的对头……”王盟在那边唯唯诺诺地说着,心里想着,这个月工资不会又没了吧。

吴邪听着电话里隐约传出的打砸声,心里一股怒气憋着格外难受,立刻就说,“留住他们,我马上到。”

张起灵闻言,看了眼吴邪,张起灵语十级的吴邪立刻就懂了小哥的意思,吴邪解释道,“有人去我铺子砸场子,我得去看看。”张起灵皱了皱眉,“我也去。”

吴邪那当然是不会拒绝的,毕竟有了张起灵这个战斗力,对自己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两个人开着车上了街,吴邪这才知道自己口中的马上错得有多离谱。

道路上依稀惨存着早上严重的车祸的惨状,血迹干涸凝固在路面上,甚至道边还有着暂时无人认领的尸体和一些汽车的零件。吴邪心里有些堵的慌,虽然这些年也不少和死人打交道,但是看到依然还是会感觉到不适。

比预定时间晚了不少,交通情况实在太糟糕了,甚至很多路都不让走,吴邪带着张起灵七拐八绕地这才到了。

“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店里撒野!”吴邪走进门,没有看到预料中的彪形大汉,却看到了预料外的——满地狼藉,和一具尸体,王盟。瓷器的碎片和画纸的碎屑满地都是,王盟身下还有血迹,脖子上一道长长的血痕,吴邪怒气值狂飙,“他娘的!敢在我这儿杀人还砸我东西!让老子抓住一定剐了他们!”说罢,又蹲下来,对着王盟双手合十“王盟,是老板对不起你,我还欠着你工资啊……”吴邪有些哽咽。张起灵比较冷静,里里外外进出了一遍,发现只有这间屋子是杂乱的,其他地方却都是整齐干净的。这不免令人心生疑惑。把情况告诉吴邪后,吴邪思索了一遍,这件屋子,也没什么值钱的……卧槽,老子把小哥给的鬼玺放这儿了!说起鬼玺在这里,吴邪不想放家里,怕触物生情,只好摆在店里,王盟觉得这鬼玺看着挺漂亮,就摆在最外的屋子,也想着揽点客。吴邪想到这儿立刻去看了看原先摆着鬼玺的地方,果然空了。

“小哥!他们的目标,是鬼玺。”


末世【科幻伪解谜/接盗八】

03

吴邪想到如果按照这个时间走,那么张起灵下午就会出现在自己的小铺子里!吴邪看了看时间,倒也不晚,收拾了收拾,正准备出门。却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吴邪开门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小哥?不对啊,你不是下午一点多到的么?”

张起灵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下午一点才去找你。我早上八点多就到了杭州。”

吴邪想了想,说“既然你现在还在杭州,说明是直接跳转到了昨天八点多。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跳的……”

张起灵说“凌晨四点。”

“你怎么知道,你那时候还没睡?”

“没。”

吴邪还是先把张起灵让进屋子里。吴邪依旧满腹疑问,为什么小哥八点多来了却没有先来找自己,不是说我是他和世界唯一的联系了么,为什么小哥凌晨四点还不睡,为什么小哥会回来。

张起灵也是看出了吴邪的疑惑,但只是说了一句“迟早会让你知道的。”

“为什么总是瞒着我?!”

“吴邪……”

“别他妈用什么这是为你好的理由,听腻了。”说完吴邪就后悔了。本来张起灵就不怎么说话,自己呛他一句,岂不是整个下午都是沉默的?!

出乎意料的是,张起灵竟然开口了,“吴邪,我不是不说。而是这件事不好说清楚。我的记忆里只有零碎的东西。而且并不是我的记忆,好像是,未来。”

“未来?小哥怎么几年不见还当上预言家了,来说说看。”

张起灵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接下来的日子并不会太平。而我看到的那些片段,应该是未来的片段。一片废墟,有火光,有很多人的尖叫。嗯……很混乱。”

“就这样,还有别的景象么?”

张起灵有些怪异地看着吴邪,“我还看到我和你在做爱。”

卧槽!!!

吴邪脑子里瞬间跑过一个旅的可爱的小羊驼们。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的时候,吴邪抬手摸了摸张起灵的额头。不烫。

张起灵说“我没发烧。”

听到这话,吴邪的反应是从沙发上站起来,稍微离远了点“说吧,你是哪个星球派来的,为什么伪装成小哥,还说这种话!”

张起灵满脸黑线,说“你让我说的。”

还怪我咯。吴邪满脑子都是,这种事情你为什么说的这么直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然后,两个旅的羊驼奔腾而过。


梦醒时分

【喻魏】【大概有点崩】

“叮铃铃——”一阵刺耳的闹铃声把还在床上的喻文州吵醒了,他揉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关掉了闹钟,看了看窗外的天,阳光明朗,蓝天缀着白云,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喻文州,二十岁,上海交大的学生。平日里一副乖学生的外表,待人接物十分温和。但这样优秀的他却有着一个没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他有一个男朋友。


他穿好衣服出了家门,今天约好了魏琛在公园见面,可不能迟到啊。想到这儿,嘴角不禁微微翘起来。


魏琛,二十二岁,现在大概算是无业游民,偶尔帮人看看店来换点微薄的报酬。他没有考上大学,从高中就辍了学,开始为生计奔 波。嗯,他就是喻文州的恋人。


喻文州到公园以后发现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便找了个长椅坐下。看岸边柳绿花红,水光潋滟。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喂?老魏你在哪儿?”


“我在河边的长椅上,你过来找我吧。”


“嗯,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喻文州的眉眼之间不经意又带出几分温柔。看着跑跳嬉闹的孩子们,看着那些锻炼的老人,幻想着他们未来的幸福生活。


“文州!”魏琛小跑着到了喻文州面前。


“老魏,怎么跑的这么着急。”


“哈,还不是怕你等急嘛。”


“嗯,不急。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么?”


“哟,我没事还不能约你出来走走?”


“老魏,你这人藏不住事的。说吧。”


“文州,我——”魏琛的神色突然变得有点古怪,“我不想跟你处了!”


“为什么?”明明前几天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分手,这是在考验我什么?


“我——我妈以命相逼,说我如果选择你,她就自杀。我从小没有父爱,母亲一手把我拉扯大,她不容易。我不想因为自己太任性让她在本该幸福的晚年那么痛苦。文州也许你会觉得我懦弱吧,也许你会觉得我对感情不负责任吧。但是——”


“老魏你不用说了,你走吧。我放你自由。”喻文州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若是细看,他的眼眸里盛满的是绝望和悲伤。


“文州,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个伤心,我魏琛就是个粗人,本来就跟你搭不来,现在你能去找个比我好的我也开心。”


我还能到哪里去找一个比你更好的?喻文州心想。但还是说道“老魏你放心吧,我会的。所以你也要幸福啊。”


“嗯,都会幸福的,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就当是做个结束。”


两人吃了顿散伙饭,喻文州回到家以后才把所有情绪流露出来。他的眼泪真的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往下落,他压抑着胸腔里想要吼叫的冲动,这时的他,脆弱的像个孩子。


他忽然间想到给妈妈打个电话,今天好像是她生日啊,“喂,妈,生日快乐。”


“喻文州你跟那个叫魏琛的分手没有!”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异常尖锐。


“分了,今天刚分的。现在你们大家应该都会开心了。”


“文州,这样就好了,改天你回家看看老李家女儿,长得挺俊,而且还特贤惠呐,你啥时候回来啊?”母亲的态度果然因为这个消息转变了。


“妈,我不会回去呢,也许几年后我会的。但现在我不想回去。”


“儿子啊,我跟你爸啊都老了,唯一的愿望啊就是看着你娶了媳妇儿,生个孩子。常回家转转。”


“放心吧妈,我会尽量早一点的。”


“那就行。挂了吧,电话费也不便宜。”


挂上电话,喻文州订了机票,收拾好行李,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出发了。


他在这一段时间里,到了很多地方,看到很多风景。但却还是依然会想起那样一个人。那个一直在记忆里鲜活的人。


第二年,喻文州在家中试图自杀。经人发现后得以抢救回来,他们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封遗书。上面道:爸,妈,我知道自己不孝,没能为你们养老送终,还常常惹你们生气。我爱他,所以愿意放他自由。你们爱不爱我?我想要自由。原谅我最后一次的任性吧。我的葬礼上也不要邀请他,我怕他哭,我会心疼。爸,妈,要照顾好自己。——不孝的儿子


清醒以后,喻文州的记忆似乎被清空了,他看到遗书后以为是自己自杀时留下的后遗症,却并没有想过,这是因为自己的父母拜托医生这样做的。他的父母,宁愿看着他失忆,也不愿看着他继续痛苦。


其实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魏琛来看过一次,刚好和喻文州父母在的时间错开。魏琛坐在床边,自己流泪都没有发觉,只是怔怔地看着喻文州。也许我和你的相遇和相爱都只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他探身吻了一下喻文州的额头,“祝你幸福”。


黄粱一梦

我拥抱空气,就像拥抱你


你浅笑低吟,眼中一片清明


我亲吻玻璃,就像亲吻你


你青丝成白发错过了几个世纪


可是啊


雨滴打湿了我的羽翼,匀散了我的梦境


你在空中摇曳着透明色的身影


渐行渐远,笑意吟吟


你就这样远去


留我写一个未完待续的结局